(实录)失足女命丧出租房 凶手杀人只为求绝路

2016-06-07阅读



他年少出家打工,是一名出色的沙发工,在村里曾深受称赞。如今的他成了命案嫌疑人,等待着法律的裁决。为何前后判若两人?罪恶的渊源来自于自我堕落,最终自导自演了一出悲剧。日前,从浙江省天台县警方获悉,涉嫌杀人的周某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。


失足女命丧出租房


3月30日上午9时20分许,天台县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,称赤城街道一出租房发生命案,一女子死亡。接警后,该局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成,各警种相继赶往现场,展开调查取证工作。


民警和急救人员到达现场后,发现受害人倒在血泊中,早已没了气息。经查,死者是来自湖北省崇阳县的佘某,48岁,无业。经法医鉴定,死者颅骨骨折,系他人钝器作用致亡。专案民警通过现场勘察,并围绕佘某的身份展开排查,警方最终确定38岁的周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

经查,案发当天早上7时许,周某离开案发现场,沿始丰溪往下游方向而去,当出了城区的八都村后,就难觅其踪迹。八都村外是山林,考虑到周某可能逃往山上,警方组织大量人员上山搜查,同时调用无人机配合搜山,但仍一无所获。


为能及时抓获犯罪嫌疑人,天台警方一面广泛发布协查通报,悬赏3万元征求线索,另一面专案民警辗转多地追捕。时间一天天过去,然而周某似乎就此消失于人间,案件的侦破陷入了困境,但专案组全体民警并没有气馁。


在将周某列为公安部网上在逃人员进行缉捕的同时,天台警方分赴各地展开排查访问。民警从蛛丝马迹中追踪到了洪踌镇,并一路赶到三门县追捕,但每次周某都早于民警到来前离开了。根据周某的行踪,结合他以前曾在奉化市生活过的情况,4月14日,天台警方果断派出警力前往奉化市展开缉捕工作。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,专案民警连续两天在周某可能出现的每个地方进行调查。最终,排查重点确定在奉化市西坞镇。


4月16日晚上20时许,专案民警在镇上一家小宾馆调查时,返现周某办理了住宿登记,随后进入了房间。专案组立即部署抓捕方案,力求万无一失。一切安排妥当后,民警冲进房间,将嫌疑人周某抓获。


落网后的周某对3月30日杀死佘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经过连续半个多月地奋战,天台警方成功侦破该起出租房杀人案。


错走一步埋祸患


现年38岁的周某家住天台县一山村,周某17岁时外出打工,当初的理想是努力挣钱,让父母和家人过得更好。周某虽然身高不到1.6米,但他吃苦耐劳,没几年时间,就成为了做沙发的好手,很多人都抢着要他去做工。经过几年的打拼,周某也有了一些积蓄。家里的兄弟姐妹有需要,都会及时帮助,和村里的人也都相处的很好。周某父亲亡故后,因家庭琐事,兄弟之间多次发生争吵,手足亲情逐渐出现了裂痕。


感受不到亲情温暖的周某想到了去嫖娼寻求一时的欢愉。没想到这一步,会改变周某一生的命运。由于经常出入风月场所周某得了性病,他担心会被人嘲笑,便去了一家治疗性病的小诊所。在小诊所看病花了不少钱,病情却不见好转,周某怀疑自己得了不治之症。“那时的我面色发黄,嘴唇发黑”。这样原本健谈的周某变得郁郁寡欢,不再和亲戚朋友接触,即便在路上见到了,也远远躲着走开。此后,周某虽然还出门去打工,但不像以前一样勤劳了,并且继续去寻欢,只求活一天算一天。


随着年龄的增大,亲友们经常会给周某介绍对象。想到自己难以治愈的性病,他都以各种借口拒绝了。看不到希望的周某,多次自杀未遂。


2015年,周某的妹妹打算和哥哥一起到南京开小超市,因选址意见不合,两人闹翻了。后来,妹妹在湖南株洲给周某介绍了一个对象。周某感觉对方是骗婚的人,跟妹妹大吵一架。原本兄弟关系不好,又和妹妹彻底产生了矛盾,周某疑心自家兄妹都看不起他,对亲情失望之极。


行凶只为求绝路


周某为在亲友面前争口气,独自来到奉化市开了一家保健品店,可生意冷清,无聊的他到就去游戏厅玩赌博机。不到一个月,身上的积蓄都输完了,周某只得关了店门,去南京给人家打工。没做几天,周某就辞职四处游荡,没钱了就打电话向母亲要钱。兄妹们知道后,都指责他不务正业、无可救药。周某认为家人不可依靠,并决定自杀。在一家旅馆里,周某写了遗书后服下安眠药。第二天晚上服务员发现了周某,拨打了报警电话,被民警送往医院救治。


今年正月,周某一直住在大哥家。到了3月初,二哥建房,大哥让周某去帮忙做事,两人为此吵了起来,而后周某离家出走,并再次心生自尽之意,但这次他决定要先去杀个人,把自己逼上绝路。在自杀前,他还想去赌博拼一回,赢了钱的话可以在兄妹面前扬眉吐气,证明自己不是窝囊的人。


刚开始,周某赌博赢了4万左右。于是,周某就去买了一把羊角锤,藏在一弄堂的石板下。此后没几天,身上的钱便全输个精光,他只得在街上游荡,伺机物色作案对象。落到这般田地,周某认为都是失足女给害的,于是就留意这类人群。3月30日早上,身无分文的周某带着铁锤,以嫖娼的名义进入佘某的租房,随后在背后拿着铁锤朝对方头上猛击。杀死佘某后,周某沿着始丰溪来到溪边的发电站,纵身跳入水中。


落水后,周某发现水位只到颈部难以淹死,而泡在水里又冻得发抖,周某只得大声呼救。电站工作人员听到后,将他救上岸。离开电站出了城区,周某逃进八都村边的山里,夜里下山躲进响堂村一在建的屋子里。


第三天,周某从楼顶翻进隔壁的徐某家,偷了价值两万余元的黄金饰品,随后一路低价变卖黄金首饰,先后到了三门、宁海县等地。在潜逃的路上,周某想租房自尽留个全尸,为筹到租金,他边逃边行窃,直到被民警抓获归案。 




(来源:中国警察网   作者:杨日龙 剑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