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实录)凯里拆迁办原副主任涉18年前灭门案

2017-07-11阅读

据《贵州都市报》等媒体报道,18年前震惊凯里的中国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一家被灭门案、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所长安某被杀案锁定真凶。警方近日已将疑犯控制。


据报道,疑犯的身份更令人惊诧:一疑犯为凯里市经济开发区城管局原局长、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黄德坤,另一名疑犯为黄的同窗好友潘某。


新京报记者在凯里市多名官方人士处也证实了这个消息。


据了解,黄德坤被锁定为疑犯,源于他几个月前因涉嫌违纪被调查。调查人员在录取黄德坤指纹及DNA信息后,锁定其涉嫌当年的两起命案。


“我可能要双规了,最多进去四五年,帮我照顾好我的私生子。”案发前,48岁的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公室(市拆迁安置指导办公室)副主任,凯里市开发区城管局原局长黄德坤对好友王文辉(化名)交待,一脸严肃。


果然应验,2016年7月4日上午11点,黄德坤接到市政府开会的通知,他似乎有所察觉,开车送其女性朋友到租房处,又折返开车回家停好车。


随后,黔东南州纪委监察局发布“铸廉行动”第63号通告:2016年7月5日,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黄德坤(正科级)涉嫌严重违纪,正在接受组织调查。


令王文辉不解的是,他也被纪委两次叫去问话,一次很快出来,第二次在里头待了9天,反复让他介绍与黄德坤的来往。


等他出来的时候,得知黄德坤就是18年前,两宗案件的嫌疑人,一宗是4人死亡的灭门案,一宗是一派出所长被杀案,他瘫坐在汽车后座上。


黄德坤曾将自己的名字编成顺口溜“炎黄子孙、以德服人、扭转乾坤。”


“黄德坤心思缜密,过于自信了,”王文辉认为,这是他的优点,也是最大的缺点,扭转乾坤成为了笑柄。


12月16日,黄德坤的女儿对新京报表示,在官方认定前她不愿意接受采访,她觉得都是谣言,父亲不是凶手。


18年前的凶杀案


12月12日,凯里市418医院(现更名为贵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)家属楼17栋,是一栋上世纪80年代建成的红砖房子。


5楼501室的门口另外斜靠着一副铁门,布满灰尘。门里面即18年前的银行行长全家灭门案的案发地。


今年7月,警车一趟趟频繁驶入小区,将居民们带入了18年的那场恐怖回忆里。


1998年那个中午,阳光温暖。


“12月1日,星期二。”418医院医生孙慧平清楚记得这个日子,她下午交接班,在屋里洗被单。


她住在18栋三楼,从窗子探出身去晾东西,听到乐贵建的女儿乐某屋里传来一声惨叫,“啊”地惊叫一声。


伴随叫声,能听到木地板啪啪啪的脚步声,孙慧平敲着木板跟记者说,要追着小孩打才有这种脚步声,以为打娃娃这么凶。


她撑出身体,抬头看窗子,卧室的窗子是打开的,她看不到人,只能看到一推拉窗,紧接着,窗帘连带着窗子“哗-啦”一声关上了。


孙慧平没能看清窗帘背后的人。


隔壁有人也听到了,也把脑袋伸出去,几个人都开窗子听。但是谁也没去管。


一些小区居民介绍,当天没听到“救命、哎哟”声音,只听到有对话声、吵架,里面骚动,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

有人回忆,1点30分听到闷响,以为柜子倒了,现在想起来可能是枪响。


乐贵建时任中国银行凯里市支行行长,妻子房某是418医院人事科科长。孙慧平与他家不熟,当时她上楼找了房某的好朋友刘巧玲去劝架。


孙慧平说,当时,刘巧玲和老公王老四打开窗子,两人一起看了看,又打了一个电话给乐贵建家,电话接了又挂了。


2点前,孙慧平看着刘巧玲上了楼。


随后,一切似乎平静下来。


24个小时过去,第二天下午五点,孙慧平做菜,听到楼下传来呼喊“杀人了”。乐贵建、房某、乐璇及前去劝架的刘巧玲被发现死亡。


418医院医生罗亚丽第一时间到过现场。


房屋是三室一厅,进门后,先看到的是刘巧玲的尸体,与门槛微斜,躺在地上;乐贵建坐在沙发上,头耷拉在沙发;房某倒在进卧室的通道;他们的14岁女儿乐某倒在小卧室的床边。


她还看到两瓶茅台酒瓶被打开,酒倒入一个小盆里,盆放在燃气灶上,开关开着。


罗亚丽给四名受害者化妆,她看到刘巧玲身上21刀,心脏正中1枪,右手手指虎口断了,连着皮;乐贵建,两枪,头正中和右侧太阳穴中枪;房某,中了12刀,身上,手脚都有伤;他们的女儿乐某,中7刀,手脚都有伤。


另一名处理尸体的医生姜峰则回忆,乐贵建眼窝处有个枪眼,靠着鼻梁,眉骨方向,就一个枪伤,并不是太阳穴,;房某9处(刀伤);其女儿7处刀伤;刘巧玲,22处刀伤,右手虎口快断了。


罗亚丽说,刘巧玲有个枪眼在心脏部位,肉内陷,周围有血迹,“洞有1cm左右”。


罗亚丽回忆,刀比较快、比较猛,应一尺多长的匕首,太短的话扎不了很深,这里杀一刀,那里捅一刀,身上到处都有。脸上脖子上没有伤。


罗亚丽猜测,估计刘巧玲是进去就发现一家人死了,逃命反击,她块头大、反抗激烈,所以伤是最多的。


罗亚丽被叫去辨认,看到公安画了很多图像,图像不是很清晰,铅笔,素描画的单眼皮,平头,1米7左右。


“杀手跑到国外去了,我们猜测是有人拿钱雇凶。因为是行长,有钱嘛。”孙慧平说。


事后,小区举行了跳大神,放篝火,在屋里散黄豆,贴符驱鬼。


小区居民逢年过节还给受害者烧纸钱。


受害者


乐家在案发前经济富裕,是小区里第一个买空调的,如今这台三菱空调的外挂机老化,掉漆,但还留在窗台上。


事发当天中午快12点,罗亚丽还看到乐贵建领着女儿在小区门口吃饭,他们打了招呼。


吃饭途中,接到了电话,乐贵建匆匆回家了。


当天,她的女儿感冒了,原本不用回家吃饭,在爷爷奶奶家吃的,乐贵建接回了家里;而在当天,原本房某要出差贵州开会的,她却找人替代了。


“结果这一家人都糟了。”罗亚丽说。


乐家两口子大概55岁左右,乐贵建是贵州丹寨人,最初在626无线电厂当学徒,被推荐工农兵上学,学了金融,分配在农机厂上班,在筹建中国银行凯里支行,被调去当行长。


房某家是山东的南下干部家庭,父亲曾是凯里某局的局长。


他们的女儿乐某圆脸,像她爹,活跃。一喊她就笑、嘴甜。其成绩也不错,考上重点中学一中。


一位与乐贵建一起筹建支行的同事介绍,事发当天上午,乐贵建还在行里开了中层会议,大家乐呵呵的。


乐贵建比较优秀,他几年后就当上行长,带领一群20多岁的年轻人建起了气派的凯里中国银行大楼,当时行里的存款比其他银行都多,如果不出事,他应该会调走高升。


乐家三口的尸体在第二天被摆在了中国银行的地下车库,凯里许多市民围观;刘巧玲的尸体摆放在418医院。


三天后送往火葬场,乐贵建的弟弟在遗体告别仪式上哭着说,希望公安尽快破案,给家属和亲朋好友一个交代。


“这是刺痛心灵的事情,我不愿意提这个事。”房某的一位弟弟对新京报记者说。


为此,家属们压抑了很多年,每年去祭奠的时候都非常难过,“这是石沉大海的东西,现在官方也没有通知家属。”


她的弟弟认为,消息还未正式宣布,听到一些东西,总之有些慰藉,总算是有一个说法,家里人觉得事情来得太晚了一点。


家属介绍,这个案子得到了高层领导的批示,专案组一直都没撤。


他们经常去市公安局,一些老公安调职了,换了好几拨,一开始去的多,后面去觉得没意义了。


另外据新京报记者了解,在乐贵建一家被害前一个多月,凯里市还有一受害者安某,时任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所长,1964年出生,在下班途中被杀,配枪丢失。而公安机关在乐家发现了安某配枪的弹痕,两起命案随后并案处理。


被查与私设小金库有关


新京报记者从当地政法系统了解,目前该案疑犯或为2人。


一黄德坤的朋友表示,案发后,警方去了另一疑犯潘某家搜查,潘的老婆对朋友说,以为是潘聚众赌博被抓了,她去警方,警方说还有其他事。


潘某是黄德坤的同学,曾因盗窃工业白银,服刑8年,曾在黄德坤的歌舞厅售票,案发后,在浙江打工当保安,并不好混,被黄德坤叫回来了,在开发区运管部门上班。


凯里市政府网人事任免显示,市人民政府决定(凯府任〔2015〕6号)黄德坤同志任市棚户区改造办公室(市拆迁安置指导办公室)副主任(保留正科长级)。


而调动需要查账,此时黄德坤很郁闷,他开车喊了王文辉,带着一女性朋友去深圳玩了一天。


王文辉曾陪黄德坤到台江县检察院处理单位经济案件,王文辉回忆,办了一个小时,黄德坤描述,城管局一名财务挪用公款被抓,在台江县检察院立案,黄德坤说,可能他也要被双规了。


黄德坤另一名朋友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黄德坤在城管局岗位上的成绩不错,此番黄被纪委调查可能是和他在单位私设“小金库”有关。


黄德坤原本计划给上述女性朋友买一套房,还没行动。


王文辉表示,黄德坤似乎有高利贷,每个月要支付的利息就要1万多。


他有一套别墅,3层楼,300多平方,后面有一个羽毛球场,前面是一个鱼池,有葡萄架,喷了黄色的油漆。


打架从没输过


黄德坤1968年出生,侗族,身高1米7左右,身体结实。


黄德坤的老家在镇远县,直至案发前,户籍地址在凯里市环城北路沙田坝。


他的父亲是驾驶员,在凯里运输公司工作。住址为凯里市某处商品房,2010年左右修建,分配给其父。其父去世后,黄德坤继承并留给后妈贾某居住。


一位同班同学介绍,黄德坤从小学习成绩中等,经常逃课。性格孤僻,喜欢单独行动。他自学过南拳,也拜了当地武术界高手学习。早晨跑步,边跑边打。同班同学王文辉说,他打架凶,下手重,“要么不动手,动起手来对方绝对躺下。”


同班同学旅某说,他从小喜欢刀、棍,自己动手用铜管做手枪,注入火药、铁球,玩耍、打鸟。那时,他随身带着一把“卡子刀”,甩出来卡住很难合上,有时也带着一把牛角刀,锋利无比。


初中毕业以后,他展现出性格暴躁的一面。如果朋友在一起吃饭,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。打群架时,他曾将一个交警鼻梁骨打断。


王文辉说,黄德坤手臂比普通人长,身体也比普通人宽大,全身有一块块肌肉。在沙田坝那带,有朋友打架,他看到了,二话不说就冲上去。如果见到谁欺负同学王文辉,黄德坤一定会挺身而出。


初中时,他还成为小城里最早的“倒爷”。同学旅某说,黄德坤利用运输公司有车辆往返广东的机会,让司机带大城市的商品回来。


一块电子手表商品进货价5元,他翻倍卖出去。一幕让同学们印象深刻的形象是:他的两只手臂缠满了电子手表,衣服内侧插着许多英雄牌钢笔。


不成功的商人


初中毕业后,黄德坤继续做生意。他收购自行车,还买卖三轮摩托车、云雀牌小汽车,倒差价赚钱。


后来,他被安排在凯里运输公司上班,在凯里剑河车站做随车售票员,又在老汽车站当过装卸工、修车工、搬卸工。他还开过一段时间的中巴车。但是,没干几年,就辞职了。


“他是凯里运输公司第一个辞职创业的”,王文辉说,他不愿意挣那份数得上数的死工资。


辞职后,黄德坤承包了运输公司的俱乐部,经营录像厅、台球室。录像带是专门去广东购买,有武打片,有时候也播映一些违禁的情色录像,生意较好。


俱乐部后来改为了保龄球馆,这是全城唯一的保龄球馆。球馆有8个球道,收费昂贵。


当地一位商人表示,曾在黄德坤的俱乐部见过乐贵建去玩,这是关于两人交集的最早描述。


此外,黄德坤还经营了两家冰棒厂。门面在夏天卖冰棍,秋冬季卖早餐。他把业务扩大到市中心地带,开了一家录像厅、一家“乐曼乐歌舞厅”。


不料,1996年,可能因电路老化,一把火烧尽了歌舞厅,还欠了一些债务。“这把火把黄德坤10多年来苦心经营得来的积蓄烧尽。”王文辉说。这一度让他心灰意冷。


生意失败后,黄德坤开卸货车,往农村拉砖头、泥沙。妻子朱某原来在工商银行上班,舞厅生意好时辞职帮忙,大火后去了乐贵建所在的中国银行上班。


一些同学分析,作案时,黄德坤应该在开农用车。


这段时间,王文辉曾向黄德坤提出借5000元买车,黄德坤说没有钱,双方很尴尬。


大十字派出所原所长安某被杀正是在其派出所的辖区内,如今的凯里市中博商业广场附近。安某被杀那晚,全城戒备,所有出租车不能出城。


黄德坤的朋友称,黄跟安某早就认识,那时候关系不错,舞厅也在安某所在大十字派出所管辖范围内。


而乐贵建所在的中国银行与大十字派出所仅一墙之隔。


领导司机与局长


2000年左右,凯里市修建中博商场,成立了建设指挥部,黄德坤在指挥部开车,工程完结后,跟随领导到开发区。


多位黄德坤朋友、凯里官场人士证实,他给时任贵州省凯里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、管委会主任杨某开车。


每次吃饭,黄德坤在领导酒桌旁的小桌上吃饭,默默无闻。


开发区成立了专门给领导开车的小车班,黄德坤是负责人,调配车辆。杨某走后,黄德坤还给另一名领导开过车,直到后者退休,总计开车的时间是10年左右。


黄德坤的弟弟随后也与哥哥有类似的升迁轨迹。他的弟弟黄某军给时任凯里开发区领导洪金洲开车。当时,洪金洲还没有驾驶员。


据《东方早报》报道,洪金洲从镇远县到凯里经济开发区后,一路升任黔东南州副州长、凯里市市长。2015年,检方指控洪金洲涉嫌受贿4000多万元。


多名人士透露,黄家两兄弟给领导开车,在凯里是公开的。


随后,黄德坤成为凯里市开发区城管局长。如今,其弟弟黄某军也当上凯里市某局局长。


前几年同学聚会,同学知道黄德坤当上城管局长,还感到意外。


而黄德坤对同学们自称是考上的。


一位跟黄德坤要好的朋友总结,黄德坤做开发区小车班主管时,面对拆迁户用斧头砍人时,黄德坤曾制服拆迁户,为此,他获得了见义勇为称号。


黄德坤的一位同学旅某介绍,黄德坤在开发区当局长后,他的三哥也跟着去做房地产生意,搞工程。


黄德坤的妻子朱某是11月30日被警方带走的,一位同学表示,朱某是深圳龙城监理公司在凯里的负责人,负责工程发包、监理,也有同学的妻子在公司工作。


“有些事不敢和我讲”


“他真正的阴暗面并没有表现出来。”王文辉说,在好友面前,黄德坤并不设防。


他应酬多,经常醉酒,喝酒来者不拒,有时一天要3、4个地方,喝完还去参加同学聚会,醉到连走路都要背着走。


王文辉没听他说过胡话,“我佩服他心理素质好。”


直到事发前,他仍然和朋友们出来唱歌和跳舞。王文辉说,他唱歌声情并茂,喜欢闽南歌,爱唱《爱拼才会赢》、《男儿当自强》;他唱李玉刚的歌,女生部分也拿捏到位;他跳交际舞,中场休息时自己一个人也能跳一段。


出事前,他还坚持锻炼,有时候跑步,有时候打一套拳,拳法流利、有力。


他喜欢健身。做俯卧撑要做到撑不下去为止,48岁的人,还可以用三根手指头做10多个俯卧撑,弯腰可以头挨脚,身体柔韧性出色。


王文辉亲眼看见他和一名退伍老兵切磋,对方被打倒四次。


王文辉说,黄德坤也表现出一个好干部的形象。两人一起上街,王文辉扔了一个烟头,黄德坤要求他必须捡起来扔进垃圾桶。


他也被拆迁户砸得满头是血,他还是提出要按法律程序去办,没有过激行为。


“他更加守法了,也更严谨。”王文辉说,“安排事情缜密,计划周全。”


朋友去黄德坤家,看到黄德坤拖地,下厨。爱人朱某当众夸他好丈夫。


黄德坤认为自己要有一个儿子,并且还找了一名关系密切的女性朋友。


一位去过黄德坤这位女性朋友家的朋友介绍,这名女子给黄德坤生了一个儿子。


“他说有个儿子传承,就算第二天被枪毙了,也是笑着死的。”一些细节在案发后,王文辉回味起来,倒抽一口凉气,“黄德坤曾不止一次说,有些事不敢和我讲,也不能和我讲。”



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实习生 张笛扬 贵州凯里报道

2016年12月17日